时莳silver

多庆幸多欢喜,我喜欢的,你都有

【王叶】一线牵

*修仙prao

*私设如山

*伞哥出没


零.君二

  她是君二,天生灵力的君家二小姐,君二。

  她从幼时起便总是梦见一个人,一个黑衣,黑发,看不清面目却有种莫名熟悉感的男人。

  那种熟悉感,就好像他与她本就骨血相连,不可分离一样,经常会让她在夜半时分惊醒,然后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她有时也会想,会不会是自己在前世与那人有过什么约定,亦或是一场情缘,才让她久久不能忘怀。

  可是没有,她曾耗费心头血为自己卜过一卦,前世今生,什么都算不出。

  她只好一点点地去找,在这九州八荒无数修士中,一个一个地去寻找她梦中之人。

  多少年也不曾放弃。


壹.王杰希

  他叫王杰希,多少年来一直在寻找自己主人的王杰希,多少年来一直都没能找到主人的木偶,王杰希。

  他由一块风栖木雕琢而成,在那个人的手中成型,风栖木有灵,于是他一成型,便有了自己的灵识。

  一睁眼就看见个神情慵懒的男人,笑眯眯地拍着他的肩,问他觉得是“王希杰”好听呢还是“王杰希”好听。

  他用自己刚刚才有的灵识想了想,觉得还是“王杰希”听着顺耳些,遂告诉了那人。

  “嗯,好,那么从今天开始,你就叫‘王大眼’啦,”那个人乐呵呵地跟他说,“我是叶修,从今往后,请多多指教了。”

  “你觉得是‘王希杰’好听呢还是‘王杰希’好听?”

  “那么从今天开始,你就叫‘王大眼’啦。”

  “我是叶修,从今往后,请多多指教了。”

  “叶修,叶修,叶修……”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无论如何都念不够,如同当年那座由叶修亲手画下的囚牢,怎么样都逃不掉。

  而等到他终于出去的那一天啊,却什么都没了。

  他们一起种下的海棠树不在了。

  他们曾一同对弈过多少次的棋局也不在了。

  甚至连包子那只小麒麟他也找不到了。

  天地之间一片漆黑,九天神雷犹在低沉地咆哮。

  叶修死了。

  王杰希想去陪他。

  而当他散尽灵识之时,他才知道,原来他并不只是一个小小的木偶化灵,他的本体风栖木,其实是栖息着凤凰的灵魂的。

  而他就是那只凤凰,远古洪荒之后唯一的凤凰血脉。灵魂栖息在风栖木中,被人捡回家做成木偶的他,本应是驭火驾雷的天下灵兽之主,九州八荒所有化神之下的修士都不能与他争锋。

  可他遇到了叶修,敢把上古仙木捡回家给妹妹做木偶解闷的叶修。

  于是他就成了王杰希,叶修一个人的王杰希。

  权力,天下,他什么都不要。

  他只要叶修,他的主人叶修,他在这世上看到的第一个人叶修,会乐呵呵地叫他“王大眼”的叶修。

  可他不要的东西,有人趋之若鹜,而为此他失去了他的一切。

  凤凰泣血,长鸣九霄。


贰.包荣兴

  它是包荣兴,麒麟一族的耻辱包荣兴。

  因为它是水火麒麟的杂种血脉,相互敌对的麒麟两脉都视它为不详。

  所以它从小就是自己一个,孤独地度过麒麟漫长的生命年岁。

  别的小麒麟都有族中长老呵护着教导,它却只能自己摸爬滚打慢慢领悟。

  别的小麒麟都有灵果仙泉改善体质,它却只能自己去深山老林里与野兽争夺食物。

  它就这样,自己挣扎着生存了很久很久。

  直到有一天,锋利的爪牙逼近时,那一刻它才清晰地感觉到,原来真的是要死了啊,像它自出生起只见过一面的父母一样,死去。

  可是不甘心啊,一点也不甘心。

  山川湖泊,九州八荒,它都没有看过走过。

  天上的云,地上的风,它都没有认认真真地去碰过感受过。

  它还未看过红尘是个什么样子,它都不知道天下还有多少美丽未见。

  而它的生命就要止于这一刻了。

  它……不想死。

  银色的光芒一闪而过。

  黑蛟庞大的身躯落下,它怔怔地看着那个长枪在手的人。

  黑衣,黑发,身姿挺拔,气质懒散。

  还有那双握枪的手,白皙,修长,明明那样好看,却拥有那样强大的力量。

  他蛮爱惜自己的枪,用衣角来来回回擦了好几遍以后才注意到包荣兴这只小麒麟。

  “哟,小东西从哪儿来的呀,长得这么好看,不会是策菘那老家伙的私生子吧?”

  策菘是水麒麟一族的族长,而它通体雪白,倒真是有一两分相像。

  那人白皙修长的手伸到它头上,一瞬间有温暖的力量涌遍全身。

  “原来是水火双血脉的,可惜了,不然沐橙那丫头一定会喜欢的。”那声音中带着些许的惋惜,却让包荣兴的心一下子跌进了谷底,是啊,它本来就只是个小杂种而已,又怎么能奢望别的呢?

  然后那只好看的手伸到了它眼前——

  “那么小东西,我既没有好吃的东西又不是好看的姐姐,但是我会承诺,只要我叶修还能活一刻,我便护你一刻,所以,你愿意跟着我吗?”

  “不抛弃不放弃,不逃避不远离。”

  “你,愿意吗?”

  它看着他的眼睛,那满含笑意的期盼眼神好像蕴藏了世上所有的光。

  ——期盼……我?

  于是它在那目光中低下了头,然后轻轻地,慢慢地蹭了蹭那只手。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主人,我独一无二的老大。

   同生共死,不弃不离。


叁.苏沐秋

  他是苏沐秋,也是君秋。

  苏沐秋是多年前九州八荒天下闻名的铸器师,而君秋则是多年后天生灵力的君家传人。

  苏沐秋死了。

  君秋也死了。

  可他,还没死。


肆.包荣兴

  叶修给他取了个新名字,叫包子。

  “小东西既然跟了我,那就该有个名字了,瞧你这么雪白雪白的一小团跟个小包子似的,不如就叫你包子吧?”

  ——它记得叶修当时是这么说的。

  所以它就再也不是麒麟一族的耻辱包荣兴了,它是包子,叶修的包子。

  它喜欢这个名字。

  叶修取的名字。

  叶修带它走了很多很多的地方,山川湖泊,九州八荒,它从前所向往的一切都由那只好看的手带领它前往。

  这世界很美,很美。

  同时,它也知晓了叶修的真正身份。

  天下第一修仙门派嘉世门主,人称“斗神”的天下第一人。

  ——化名叶秋。

  包子不知道为什么叶修作为一门之主还要用化名,它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叶修带它回到嘉世时很多嘉世长老都会对他们流露出淡淡的敌意。

  它只知道要跟着叶修,爬他爬的山,走他走的路,信任他信任的人。

  苏沐秋,苏沐橙,王杰希。

  它有时挺羡慕苏沐秋,天下闻名的炼器师,可以让叶修全身心信赖。

  也挺羡慕苏沐橙,可以肆无忌惮地对着叶修撒娇卖萌装乖宝宝,成天扑叶修怀里喊哥。

  但最羡慕的还是王杰希,明明只是个木偶化灵,却能陪叶修做那么多事。苏沐秋不在时他陪叶修下棋,苏沐秋在的时候就添茶送水摇扇子,还能黑着脸把叶修怀里的小姑娘拎起来丢去修炼。

  包子真的很喜欢那段日子。

  三个人,一个木偶,还有一只白色的小兽。

  多美,多好,多不能遗忘。

  可是,可是……

  九重雷劫轰鸣的那一天,仿佛日月颠倒。

  它被叶修匆匆关进了结界里,而结界外,有九天神雷挟裹着灭世之光降临。

  苏沐秋苍白着脸想去阻拦叶修,可却被雷光一闪轰了回去。

  他呕了一口血,颤着嗓子怒吼,“叶修你给我回来,那是九天神雷你知不知道!那是嘉世的圈套啊叶修,你回来!回来!”

  但那个人没有回头。

  他只是拿着他的却邪,披着漫天雷火,义无反顾地扑向了那雷光尽头。

  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从那以后,这世上就有了一座名为“秋城”的小城,天下人皆知,那是从前的天下第一人,嘉世门主叶修,以命换回来的城。



伍.君二&王杰希

  她找了很久很久梦中之人。

  他也找了很久很久他的主人。

  可是他们却谁都没有找到。

  直到有一天,他遇见了她。

  王杰希记得,那是个春意融融的午后,他在偶尔瞥见一枝新发的柳芽后,忽然就生出了回秋城看一眼的想法。

  这些年里,他已经走过了太多的地方,找过了太多的人,可每一次的结果却都只是失望。他的叶修,他始终都没能找到他的转世。

  而如今,他想回到第一次见到他的地方。

  于是他便回了。

  于是他看见了那个海棠树下自己和自己下棋的姑娘。

  那个瞬间,王杰希心口的悸动告诉他,就是这个人了。



陆.苏沐秋

  苏沐秋看着那海棠树下的姑娘,再看看门外的那人,终于是长叹了口气。

  当年叶修陷入嘉世圈套,几乎被九天神雷打得魂飞魄散,最后关头还是包子冲了出来,强行激发了自己的本源之力,用麒麟一族特有的秘法护住了叶修的一魂一魄,而其余的二魂六魄却都四散于九州八荒,包子那只小麒麟也因为过早地动用了本源之力而陷入沉睡,至今都没有苏醒。

  苏沐秋将那沉睡的一人一兽安置在了极北天山之后,便让苏沐橙对外宣称自己已经身死,而实际上却是去寻找叶修被打散的魂魄了。

  如今这君二身上,便是有着他历尽千辛万苦寻来的二魂五魄。

  君二君二,她本是天生灵力的君家二小姐,一出生就应该被人捧在手心里呵护的天之骄女。

  可她却死了。

  君家在修仙一途上太过顺畅,也就太容易招人记恨。于是就在十八年前,君二出生的那个晚上,君家惨遭屠门。

  适时刚找到叶修一魂的苏沐秋路过,顺手救了个重伤的少年,少年名为君秋,不求自己能侥幸存活,只求苏沐秋救一救他那刚出世的妹妹。

  苏沐秋迟疑了一瞬,刚接过少年手中的襁褓,少年就倒了下去。

  到死都没发现,他拼了命也要护住的妹妹早已没了呼吸。

  出于对这修仙世家的同情,也是为了将叶修的魂魄温养起来,苏沐秋将他手中的一魂放进了君家小婴儿的身体。

  后来又陆陆续续地找到了其他的几魂几魄,苏沐秋也都如法炮制地护好。

  可还不够,那承载了叶修全部记忆与情感的情之一魄,他始终都没有找到。

  却在这个时候,遇见了王杰希。

  这些年里,虽专注于寻觅叶修魂魄,但苏沐秋对王杰希的事迹也还是略有耳闻的。

  上古凤凰降世,化形自立门派,这世上还有谁有这样的本事?

  门派名为微草,不与霸图争不与蓝雨抢,只一门心思盯准了嘉世,今儿抢资源明儿抢弟子,谁还能做出来?

  也就只有王杰希了。

  当年叶修把这块凤栖木带回来时,苏沐秋就看出了那栖息其中的,遭受了天雷之罚的凤凰之灵,要不是叶修,那凤灵可能早就已经殒灭在天道之下。

  叶修救了那凤灵,他们之间的因果早已种下,而叶修身殒九重雷劫却也少不得此间关系。所以,这些年里,苏沐秋从未敢去找过王杰希。

  他不敢让魂魄不全的叶修再去重连那羁绊因果。

  而如今,却是王杰希自己,遇见了他们。

  这羁绊,已然断不掉了。

  苏沐秋听到院子里那个由他亲手养大的姑娘在说话。

  她问,

  “你认得我吗?”


柒.君二

  她看着对面的人。

  对面的人也在看着她。

  目光相接的一刹那,仿佛时光静止。

  往日的花,昔日的雪,未下完的棋局,未听尽的风的梵唱……

  她心里忽地一动,仿佛有什么东西将破茧而出。

  多年之前,是否也有个人同她这样对视?

  多年之前,我是否曾见过你?

  “你认得我吗?”

  可我似乎认得你。

  她微笑着,微笑着被那个人拥进怀里,仿佛要被那人融进骨血里一般。

  然后才发现早已泪流满面。


捌.叶修

  他是叶秋,当年一枪挑天下的斗神,叶秋。

  他也是叶修,少时离家闯荡,不畏世事的叶修。

  他借用孪生弟弟之名用一把却邪打下嘉世门派,却因利益之争而惨遭同门陷害。

  九重雷劫,他受了。魂飞魄散,他不悔。

  为了他所热爱的天下,为了他的百姓,为了他的城。

  那座小城,几乎承载了他全部的温馨记忆,那些他爱的人,譬如苏沐秋,譬如苏沐橙,譬如包子,譬如……王杰希。

  其实,当年王杰希的出现,对叶修来说完全是个意外。

  彼时的嘉世长老陶轩已经有了不轨之意,叶修理所当然地就被当成了试水对象。于是那年的夏天,他重伤,被苏沐秋禁足在一座嘉世管辖的小城安养。可那时也只是个意气少年的他又哪里受得了这种安逸呢?于是前一天还得了门主老老实实的保证的首席炼器师苏沐秋大人 ,第二天推开门时就发现,房间里只剩下一只睡的正香的小麒麟了。

  那段时间,是叶修记忆里少有的自由。

  他脱下了那张代表“叶秋”的银色面具,放下了叶秋的武器却邪,只穿一身黑衣,佩一柄长剑,一个人走出了嘉世门主身份的禁锢。

  他一路向东而行。

  看天,望水,行云,踏风。

  可世间万物,纯粹自然,谁都无法告诉他人心如何,如何解人心。

  他看不懂嘉世怎么会变成如今这个模样,他也不懂曾经的伙伴为何会待他如此,难道真是人心裹测不可信?难道权利的滋味就这样可口?

  又或许是他当时还是太年轻,看不懂人间百态而已。

  他便这样,带着满心的不解,一直一直毫无目的地走着。

  直到有一天,他捡到一颗树。

  一棵栖息着上古凤凰之灵,却被天雷劈得焦黑的凤栖木。

  也许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又或许是于心不忍,总之他将那株半死不活的凤栖木带了回去,以心头血为引,雕木偶之形,重唤凤灵。

  木偶成形,叶修盯着那木偶之灵片刻,然后立刻毫无违和之心地叫起了“大眼”。

  “大眼帮我倒杯水啊——今天居然碰着张佳乐了,打了一架累死了。”

  “大眼来下盘棋不?好久都没和人下棋了,等回去苏沐秋那家伙又该嘲笑我了。”

  “大眼大眼,再睡一会儿嘛。哎!别掀被子,我起来就是了。”

  “大眼……”

  王杰希……

  有时叶修也会想,或许真的是天命使然,才会让他遇见这么一个王杰希而已。

  只属于他的王杰希,如果可能的话,他多希望他们能一同度过属于修仙者的悠悠岁月啊。

  可是他不能,王杰希身为上古凤凰,如今的木偶之灵可以没有半点顾虑,可他不行,他不止是那个可以闲散慵懒地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的叶修,他也是叶秋,肩负嘉世重责的门主叶秋。

  他可以在烦心时出门行游,可以在一些小事上任性,可他始终记得,他还有一个嘉世的责任要背,嘉世是他这辈子都不能不管的地方。

  所以他还是回去了。

  以叶秋之名,有王杰希相伴。

  后来便是陶轩明晃晃的阴谋,一座小城,千百性命,嘉世门主以命相护,九重雷劫魂飞魄散。

  魂魄纷散前的一刹那,他仿佛看见了王杰希的脸。

  “大眼……”

  ——我是不是从来没有告诉过你,我心悦你。

  ——而我愿意用我的一切来等你知晓的那一天。

  这一缕情魄,藏于你身,系与我心。

  如果叶修还有能再睁开眼的一天,那么我第一个见到的人,一定是你。

  十年百年匆匆而逝,而极北的冰原却没有丝毫变化,寒冷,孤寂,一如往昔。

  只是那已经沉睡了十年百年的人,他终于睁开了眼睛。

  他说,我回来了。

  王杰希。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