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莳silver

多庆幸多欢喜,我喜欢的,你都有

【松银】神明

  又是一年清明。

  又是相同的地点。

  如同往年一样,他提着一壶老酒,又到了松阳墓前。

  斟上两杯酒,他对着墓碑上“吉田松阳”四个字扬起了一抹微笑。

  “老师,我又来啦。”

 

  吉田松阳是他唯一的恩师,也是他唯一的光。

  从幼年在战场上被松阳捡到开始,他就一直这样认为了。

  与其他孩子相比,他的童年太过悲惨,一把残剑,就支撑起了他的整个世界。而直到与松阳相遇之前,他身边的活物,也就只有战场上靠着吃尸体而活的几只乌鸦而已。

  银发红瞳,黑鸦相伴,他开始被人叫做食尸鬼,好像他是鬼的孩子。

  只有松阳不同。

  残剑夕阳,长发的男人笑容温暖,他说,“听说有吃尸体的鬼才来看看,就是你吗,真是相当可爱的鬼呢。”

  他说,“害怕别人,只是为了保护自己而挥的剑,把它丢掉吧。从现在开始,不是为了斩断敌人,而是为了斩断弱小的自己;不是为了保护自己,而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灵魂。”

  然后,一切如他所愿。

  如今的坂田银时已不再是战场上孤苦伶仃的幼小孩子,他如今已经可以为自己身边的人撑起一片天了。只是记忆中第一次伸向他的那双手,却依旧那么清晰温柔。

  美好得如同幻象。

 

  后来,后来发生了什么呢?

  哦,对了,是松阳带着他成立了松下书塾,唯一的老师和唯一的学生,两个人就组成了私塾中最重要的部分。

  他们一起走过了无数的山川河海,看过了无数的日升日落,最后他们走到了一个名为“萩城”的地方,他们决定在那里安家。

  松下书塾落于此地,松阳开始招收学生,他教那些贫困的孩子念书,传授给他们剑法,并让他们认清自己的武士道。

  银时和他们有着同样的课程,但他向来不听书本。他只习刀剑,只学战斗。

  他是那样的任意妄为,乃至于松阳都无可奈何。

  只是不可否认,他的战斗天赋与生俱来,野兽一般的直觉,野兽一般的灵敏,野兽一般的身体素质,就连松阳也不得不承认,他是天生的武士,生来只为战斗。

  于是他就保持着“武斗全无败绩,文斗胜绩全无”的战绩,一直在私塾中过着百无聊赖的日子。

  直到他遇到了高杉晋助和桂小太郎,除了松阳以外他第一次可以完全信任的伙伴。

  从此,二人相伴变成了四人同行,一个孤独的灵魂和三个幼小的孩童一起相互拥抱着取暖,他们终于不再孤单。

 

  那个时候,吉田松阳是他们眼中神明一样的存在。

  唯一可以依赖的光和信仰。

  而直至这光熄灭的前一天,他们都还满心欢喜地以为这世上没什么事能难得住他,甚至他们还在一心向往着次日的盛大祭典。

  那天,松阳为他们每人都做了新的浴衣,把他们打理得干干净净。其他孩子都欢欣雀跃地出了门,只有银时,在这看似平静美好的气氛下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于是刚走到半路他就丢下高杉和桂一个人跑回了书塾,然后他见到了此生都不可能忘记的一幕。

  松下书塾在一片大火中摇摇欲坠,他的老师被缚于大火前,满目怆然。

  他当时就疯了似的冲过去,却被穿着白色僧侣服装的人一下掐住了细瘦的脖颈,拎在半空中。

  “胧,”他听见他的老师叫着那个人的名字,“不要动他,他还只是个孩子。”

  男人皱了皱眉,最终还是放开了钳制住他的手,任他连滚带爬地扑向松阳。

  “小银,”松阳蹲下身来唤他,“答应老师一件事好吗?”

  他不说话,他狠命地搂住松阳,仿佛要用尽全身力气来抓住这个马上就要离开他的男人。

  松阳说出他的要求。

  他要他保护好大家。

  他要他照顾好自己。

  他还要他……永远都不许去找他。

  无论生死,他都不许他再去打听探寻有关吉田松阳这个人的半点消息。

  好像从此恩断义绝,他与他再无半点关联。

  他让他以松阳之命立誓。

  拉钩,约定。

 

  后来他确实遵守了约定,他将那些同窗一个个送回了他们自己原本的家,将松阳留下的东西收拾好都埋在曾经书塾院子里的那棵大樱花树下,然后他一个人启程,去参加攘夷军。

  既然答应了松阳不去寻他,那他就一定会遵守约定。只是他仍记得,带走松阳的人是天人,侵略地球扰了人类安宁的天人,他恨他们,咬牙切齿撕心裂肺地恨,所以他想去参军,用自己的手将他们赶出家园。而如果真到了那么一天,或许松阳自己就会回来,还是素衫长发手执书卷的样子,站在曾经那棵樱花树下,笑意晏晏地唤他“小银”。

  这想象太过美好,于是他开始奋力成长,誓要将自己变成一把绝世好剑,在敌人面前展现出最锐利的锋芒。

  可他没想到他仅在第一步就受了挫。

  也许是地球人真的太不好,所以才会招致天人入侵吧。总之作为松阳座下最出色的弟子,进了攘夷军他却连一把剑鞘都摸不到,又谈何杀敌卫国驰骋疆场?

  当然,这绝不是因为他不够强,而是因为他只是一个人。

  在当时不成气候的攘夷军里,一个人就意味着他没有同伴,就意味着他要被其他有同伴的人欺辱。纵然他再强,他也绝对抵挡不住其他所有人的联合。

  况且这刚刚失了生命中最重要人的少年正心情差得很,哪里会与人假笑应付?

  这才造就了他被军营里所有人孤立的情况。

  不过还好,他所能信任的人,不仅仅只有一个吉田松阳。

  不足半月,高杉和桂舍弃了一切,前来寻他。

  自此,日后声震疆场的Joy4雏形初现,四人只缺一个坂本辰马。

 

 

  几年时光匆匆而逝。

  他终于又再见到了他心心念念的恩师,吉田松阳。

  见到了被他亲手所砍下的头颅。

  他的光彻底熄灭,神明陨落,天地恸哭。

  一场大雨接连下了三天三夜,他跪在松阳墓前,纹丝不动。

  就在高杉和桂都以为他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他奇迹般地站了起来。

  他说,老师没完成的事,我替他做。

  他没坚持到底的信念,我替他传承。

  只要坂田银时还在这世间一日,吉田松阳的武士道永远不灭。

  守护身边人,一守十年。

 

  直至今日……

  他的身体落于熟悉的怀抱中,那人的眉眼轮廓一如往昔。

  松阳……虚……

  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眼中的神明从来都不在天上,他只是一个生活在地狱中的恶魔在这五百年间露出的一个微笑而已。

  可他为了守护他心中的神明,却将自己变成了一团光。

  恶魔最向往却又最不敢接近的光。

  为了得到他,恶魔甚至不惜用尽一切,只为将他拉进地狱。

 

  从此,这世间再无神明也再无光,有的,只是那无边无际的黑暗而已。


评论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