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莳silver

多庆幸多欢喜,我喜欢的,你都有

【韩叶】Marry me


因为韩队生日时我正上学,所以把贺文提前发出来啦。韩队生日快乐,一如既往!

以下正文——



Part.1

  叶修要结婚了。

  一夜之间,这个爆炸性的新闻就传遍了整个荣耀圈,几乎所有人都在议论着,到底是谁家的姑娘这么有魅力,竟然能俘获荣耀教科书叶修大神的一颗“芳心”。

  只除了韩文清。

  霸图队长韩文清。

  与叶修相爱相杀了十年的老对手韩文清。

  叶修六年的炮友,韩文清。

 

  韩文清始终清楚地记得,他和叶修第一次上床,是在荣耀第四赛季的总决赛后,那时嘉世副队长吴雪峰退役,新秀女选手苏沐橙刚刚上位,嘉王朝声名如日中天。

  只是虽然日后有着联盟女神的美名,但当时的苏沐橙还是太嫩了。

  于是嘉世四连冠的美梦终被终结,斗神一叶之秋败在拳皇手下。

  叶修,或者说当年的叶秋,第一次尝试到失败的滋味。

  猝不及防地就被拳皇看到了湿润的眼眶。

 

  韩文清当时其实也并没有想到会这么巧地遇见对手战队的队长,他只是想躲一躲那些记者而已。毕竟拳皇当时也还没有练成一张人见人怕的钱包脸,遇见记者也没法直接拒绝采访。

  然后他就撞见了这样的一幕。

  彼时眉目依旧青葱的嘉世小队长就站在黑暗的通道尽头,指尖烟雾弥散。他看见了韩文清,声音无比自然地叫了声“老韩”,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可韩文清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他的不同----黑暗中有什么晶莹的东西划过他的脸颊,而后直直地砸在了地上,溅起小小的水花。

  这滴砸在地上的眼泪,就好像砸在韩文清心上一样,每次想起,都是一阵钝痛。

  就像一道再也忘不了,永远好不了的伤。

 

  之后的事韩文清就有些回忆不清了,他能记得的就只有次日清晨醒来后怀里睡得安稳的嘉世小队长,还有酒店房间里满床的狼藉。

  出于某种莫名的情绪,韩文清对醒来以后一脸茫然的叶修提出了做炮友的想法,而对方也不知是怎么想的,居然就那么同意了。

  于是,就此六年。

  只有性,没有爱。

  时至今日,这种关系终于要被斩断了,以一种决绝的方式,被叶修亲手斩断。

  而韩文清却偏偏无可奈何。

  因为他喜欢他。

  是的,早从荣耀开服初相识开始,拳皇就喜欢上了斗神,一如既往的大漠孤烟对年少轻狂的一叶之秋情根深种。

  但他不能说,怎样都不能说。

  他不想毁了叶修。

  当初的一场一夜情已经是他走错了路,而后更是步步深陷,既然现在叶修想要脱身,那他自然要托他一把。

  即使代价是万劫不复,他也心甘情愿了。

  谁让那个人是叶修呢?

  偏偏,是叶修......

 

  韩文清看着桌上摆放着的请柬,终于还是发出了一声疲惫的叹息。

 

 




Part.2

  叶修的婚期越来越近了。

  最近联盟里关于这件事的讨论越来越热烈,就连叶修的天然死敌霸图也不可避免地猜测起了斗神这位神秘的结婚对象到底是谁,只是叶修的保密工作做得实在太好,就连兴欣的众人都不知道,又何况其他人呢?

  与联盟中热火朝天的气氛相反,韩文清变得越来越冷静沉肃,好像这件震动联盟的大事与他没有半点关系一样。

  只是张新杰发现,他们的霸图队长开着大漠孤烟上线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多得简直是放弃了所有的训练时间,而只沉浸在他的竞技场里。

  韩文清和他的大漠孤烟,就那样一直一直地站在场上,挑落了一个又一个慕名而来的敌人,一如当年的四千余场连胜。

  只待故人来。

 

  半个月后,叶修婚礼当天。

  韩文清独自坐在霸图训练室里,大漠孤烟孤零零地站在场上。

  一人一卡,都是罕见的无人问津。

  想来也是理所应当的吧,毕竟是前任斗神的婚礼,大家都去关注,没什么不对的。

  可韩文清就是觉得心里有什么不一样了,像是一直以来得以维系生命的源流被掐断了一样。

  心痛得无法自拔。

 

  他其实并没有和叶修做过几次。

  两个人都是职业选手,又正值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一年到头也见不了几次面,就更别提上床了。

  他们更多的还是一起打打竞技场,讨论一下荣耀,还有听叶修说说嘉世的家长里短。

  但即便这样,韩文清也是十分满足的了。

  于是这样的日子一直维持到第八赛季,叶修被迫退役,一叶之秋易主。

  一叶之秋易主......

  曾经和大漠孤烟对战了成千上百次的一叶之秋,就这样硬生生被人从叶修手上夺走。

  而对于韩文清而言,离开了叶修的一叶之秋,就再也配不上斗神之名了。

  斗神,叶修的斗神,叶修的一叶之秋。

  终究不再。

 

  而此刻,韩文清看着竞技场上正与大漠孤烟战得酣畅的战斗法师,却又仿佛再次回到了当年的那段时光。

  天击,龙牙,连突,圆舞棍......

  是叶修。

  那是只有他们之间才有的默契,是只有经历过千百次对战后才能练就的感觉。

  更何况,那是韩文清这辈子都忘不了的人。

  一战一生的人。

 

  拳法家最后一击千斤坠使出,战斗法师长矛挥过,二者血量同时清零。

  荣耀!

 

  韩文清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麦。

  “叶修。”

  “哟,老韩,认出来了啊。”对面的人语气依旧懒散。

  “你不去好好结婚,上竞技场干嘛。”

  “没办法啊,被人放了鸽子,婚礼也进行不下去了呗。”

 

  韩文清心里一动。

  而叶修还在说话。

  “我说老韩,我给你那张请柬,你是不是一眼都没看啊。”

  “去看看吧,有惊喜哟。”

 

  仿佛猜到了什么,韩文清听到自己的心跳如擂鼓。

 

  他慢慢拉开左手边的抽屉,拿出那张他一度想要撕毁却始终下不了手的请柬,然后打开——

  呼吸有一瞬间的停止。

  红纸黑字,韩文清和叶修的名字写得清清楚楚。

 

  这个时刻,韩文清甚至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而敲门声又把他拉回了现实。

  霸图训练室的门口,有人逆光而立。那人的语调慵懒一如当年,他问:

  “韩文清,你愿意吗?”

 

  END


评论(8)

热度(81)